快捷搜索:  as

“职业被告”一年出庭80次 与职业打假人“切磋

本报昨天讲述了职业打假人刘艳清的“道理”,与此同时,法庭上坐在职业打假人对面的商家代理人在与职业打假人的“斗争”中也积攒了不少心经。北京某大型百货商场的客服法务部经理李迎全就是当中的典型。由于一年出庭当被告80多次,他笑称自己是一名“职业被告”。遇到有节操又技术性强的职业打假人李迎全会敬为对手,并以和他们在法庭上“切磋”成长为乐。尽管是站在商场和商家的立场上工作,但私下里李迎全却敢直言不讳,在他看来,90%来自职业打假人的投诉都是有道理的。

一年出庭当“被告”80余次

十八个年头,一直在商业领域打滚儿的李迎全换过东家也换过职位,但是应对客户投诉,一直是李迎全的重要工作之一。由于最早做过进货检验,李迎全从中积累了不少验货的技巧。他摸一下就知道衣服的料子是什么材质,还会用显微镜进行简单的纤维鉴别,他对各类产品的国家标准烂熟于胸。后来他更是跟职业打假人学会了肉眼鉴别化纤。

这几年,李迎全工作的商场接到的投诉中约莫80%来自于职业打假人,由于经常上法庭,他将自己定义为“职业被告”。前两年,在职业打假人的黄金时期,李迎全一年就能代表商场到法院应诉80余次。虽然学历不高,但和职业打假人的交锋,让从没学过法律的李迎全硬是成为这方面的行家。

哪些是职业打假人,哪些是普通消费者,李迎全一眼就能认出来。普通消费者只有遇到产品使用上的问题时才会维权。譬如说,一双昂贵的品牌鞋穿几天就坏了,普通消费者会来商场要说法,但通常只要能够退钱或者换一双新鞋就会令他们感到满足,顶多再搭上一点交通费和误工费。

职业打假人不一样,他们关注的问题往往是普通消费者不会在意或者注意不到的,而且职业打假人的主要目的在于拿到赔偿。

职业被告自学成法律专家

和职业打假人缠斗多年,李迎全败诉过,也曾通过找证据、看案例、啃法条打赢过不少官司。

一个关于冬虫夏草含片的案子,李迎全代表商场和职业打假人斗了四年,一审、二审、再审,最终打赢了官司。

当时,北京的一位职业打假人以冬虫夏草是药品,不得当做原料加入普通食品中为由,起诉了商场和冬虫夏草的生产商,要求退货款并十倍赔偿。

听李迎全讲,在诉讼过程时,职业打假人曾前往北京市药品稽查大队大闹,又向信访、纪检委举报,以此来施压。同时,职业打假人也联系过他。“他们以消费者的身份找过我们两次,找的时候全程录音,属于钓鱼式询问。给我递个名片,叫什么保家护航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还给我递了一份类似于服务顾问协议的东西。意思就是说我有个公司,跟我签顾问协议,这事就好解决。”李迎全没妥协,坚持走诉讼程序。

民间关于冬虫夏草产品素来有争议,而在各地法院的判决中对冬虫夏草的定性也不尽相同。如何证明商场售卖的冬虫夏草含片是合法的,就成了李迎全需要做的功课。

长达四年的诉讼中,李迎全联系厂商收集证据,联系律师研究案例,不断地出庭应诉……东城法院去了六次,北京二中院去了两次,北京高院去了三次。

最终,法院终审判决职业打假人败诉。判决书里写道:“我国民间长久以来就有在饮食中使用冬虫夏草的传统。包括冬虫夏草在内的多种中药材均属药食同源,既可以入药,也可以食用,其间并无绝对界限。目前,我国的商场、超市、市场中销售此类产品较为常见,我国的法律、法规对此也无明确的禁止性规定。涉案产品生产企业已依法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及《药品GMP证书》,并已由有关部门就涉案产品检验合格。”

全国很多职业打假人串联起来在全国各地购买了大量该品牌的冬虫夏草产品,都在观望北京法院对该案的判决结果。最终,职业打假人输了在北京的官司,使得外地的一些职业打假人也放弃了诉讼,选择和厂商协商退货。

这一仗打得令李迎全很有成就感。不过,官司虽然打赢了,但是这家冬虫夏草的品牌却倒了。

90%的职业打假人投诉确实有理

李迎全敢于向记者坦诚,在他来看,90%的来自职业打假人的投诉都是有道理的。实际上,很多商品确实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在李迎全眼里,很多被职业打假人盯上的厂商并不无辜。他说:“以我现在专业水平,你让我去任何一个商场、店铺,我随便都能挑出很多问题。” “我没见过一个牌子100%的合格,这个合格的定义就是你的产品不违反任何标准、任何法律。”

是什么造成了不合格的产品如此之多?李迎全认为,确实有一些厂商为了节约成本,省去了该做的工作。就拿服装行业来说,吊牌成分和实际成分不一致,是常有的事,原因是一批货物出厂时,厂家并没有将服饰送检。

李迎全曾经问过一个小服装品牌的老板为何不花点小钱将衣服送检。老板的回答是,要是每批货都送检每年就需要20多万的固定成本,被索赔一次,也才损失10多万。

还有一些经营进口商品的企业,为了节省成本,不去雇佣专业的翻译公司去翻译原产品包装上的外文,而是随便找个人翻译一下,导致进口商品上的中文标签错漏百出。诸如产品配料上的翻译错误比比皆是,更有甚者还将商品的保质期限翻译成生产日期。“咱们现在随便去一个进口超市,都能拿到两三件产品是中文标签和原产品不符的。”李迎全说。

此外,很多企业经营体制不完善也是造成不合格产品数量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李迎全看来,即使是一些世界知名的运动品牌也没少给职业打假人赔钱,因为它们的主营业务是衣服、鞋子,但是却会搭售一些配饰、背包,但是品牌本身对这些产品的标准并不熟悉。

事实上,仅仅关于纺织品的国家标准就成千上万,要一一吃透并不容易。并且在大部分企业内部,负责产品检测和负责法务投诉的部门是完全分离的。“没有一个搞检测的人懂法律,没有一个法务懂检测,所以总会出现问题。”李迎全总结道。

很多时候,厂家乃至工商部门会认为职业打假人小题大做,投诉的问题仅仅是商品的“瑕疵”,并不属于产品质量问题,比如标签问题。但李迎全认为并不全然如此。

“什么是瑕疵?按法律规定,应该是不影响产品本身的品质,不影响产品使用主要功能的问题。举个例子,你这个服装标注是100%棉,我就因为你是纯棉的才购买,因为纯棉是天然纤维,对人体无害。那我检测出你是90%的棉,10%的化纤。这算瑕疵吗?这不算。因为化纤比棉要便宜。瑕疵不是可以到处用的。”在李迎全看来,只有诸如商品标签上的字号不合标准、印制的不是最新标准号等类似这样的问题才属于瑕疵问题。

“好的对手才会帮助自己提升”

虽然对于职业打假人挑出的问题李迎全心里大多是认可的,但是一些“打假人”毫无节操的要钱手段李迎全很鄙视。

他们会召集一群“花臂”、“金链子”的社会人士,跑到商场里拉条幅,堵门口,逢人便说这家商场卖假货,以此来给商场施压,或者直接对他个人进行人身威胁,以便不上法庭就能快速拿到赔偿。

遇上这样的人李迎全自是不会轻易妥协,而且他还有很多对付这种人的招数。一次一群人到商场里闹事,李迎全去之前就让摄像头全部对准一会自己所在的位置,还布控好安保人员在附近准备。“你们别碰我,碰我我就倒地。”受到威胁时,李迎全竟然用上了“碰瓷儿”的招数,当他倒地的那一刻,一群人四散而去。最终,他会迫使这样的“打假人”坐下来谈判。

对于那些专业知识精湛,通过正当程序向商场、厂商索赔的技术型职业打假人,李迎全也会很钦佩。跟他们在法庭上较量,会让李迎全像打了鸡血一样斗志昂扬,一旦赢了官司,他会从中收获满满的成就感。多年下来,李迎全和不少职业打假人成了朋友,甚至会向他们讨教关于鉴定方面的技巧。

和职业打假人打了多年交道后,李迎全成了业界应对职业打假投诉的权威。不少同行在遇到职业打假人的投诉时,会向李迎全咨询处理方法。李迎全也会帮他们列出要点和需要的证据,并给同行推荐专业的律师。毕竟在李迎全看来,在实体经济萧条的当下,帮助商家改进远比让他们倒闭要有意义。

李迎全认为,职业打假人的存在客观上确实起到了积极作用,首先是推动了检测行业的发展,很多厂商的自检意识在一次次血泪教训中开始增强;其次,对于产品质量监督和商场监管力度也有促进。李迎全笑称:“正是有他们这种对手,我才会有动力去学习各方面的知识。”

职业打假人可以多些公益心

不过,如果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李迎全认为,“缺乏公益心”则是当下职业打假人的通病。

“他们掌握了那么多的专业知识,却没有将自己的知识更好地为社会所用。”在李迎全的眼里,职业打假人普遍是拿了钱就跑,并不在意涉事商家是否真的有去整改。“至少拿到钱后,该给商家列一份整改建议。”

李迎全也感受到,自去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在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5990号建议的答复意见中表明,将“逐步遏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之后,自己代表商场应诉时变得容易多了。

很多职业打假人不仅打不赢官司,就连来商场投诉的数量也呈现出断崖式下跌。失去了挑战,李迎全多少感到有些无趣,“以后再开庭,我都不用亲自出面,让下面的人去就行”。

但是在李迎全看来,假货以及不合格产品永远都存在,一旦司法、行政环境对职业打假人的限制减少,这个群体一定会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李迎全渴望着与职业打假人再多几场高水平的正面交锋。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张蕾 ?实习记者徐慧瑶

编辑:TF106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