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电影《最后的棒棒》今日上映 导演:源自一种情

8月15日晚上,何苦带着自编自导自演的纪录电影《最后的棒棒》赶到重庆万州,为在当地工作的棒棒免费放映,此时距离电影正式公映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何苦说,电影即将上映,自己感慨颇多。

何苦此前拍摄的13集纪录片《最后的棒棒》在豆瓣评分高达9.7分,为了拍摄本片,何苦怀揣1300元启动资金,亲自“卧底”重庆棒棒军,拜棒棒老师傅为师,与他们同吃同住,同甘共苦,把自己变成了一名棒棒,他用13个月完成了这部纪录片。电影版《最后的棒棒》以原剧集为基础,添加了跟踪拍摄的全新内容,用99分钟的时间展现了棒棒群体真实、感人的生活。

谈初衷

“《山城棒棒军》引领了我创作的方向”

“我对棒棒这个行业的第一印象实际上就是通过《山城棒棒军》这部电视剧,在我心目当中,他们没那么老,年轻力壮的,但是当十几年之后,我在重庆街头徘徊的时候,发现他们老了。《山城棒棒军》这部电视剧产生于棒棒这个行业最鼎盛的时代,上世纪九十年代,十几年过去,他们都老了,而且后继无人,所以也就是因为这么一种情结,所以我就想拍它了。”何苦说。

当时看了《山城棒棒军》后,何苦心里有个疑问:“山城棒棒军这么一个底层的行业,为什么能拍得那么喜剧,那么搞笑,他们有那么乐观吗?”这些问题,何苦后来在拍纪录片时找到了答案,“突然发现他们确实是一个非常快乐、非常乐观的群体,所以说《山城棒棒军》引领了我创作的方向。”

当年,《最后的棒棒》启动资金只有1300元,何苦当时雇了一个婚庆公司的摄像师来跟拍,一个月给摄像师2000元工资,后来摄像师坚持不下去了,为了辞职,故意在拍摄时将自己的头撞破,但最后这位摄像师还是被何苦挽留下来。

13集剧集版《最后的棒棒》播出后,网上好评不断,豆瓣评分高达9.7分。“这几年我一直在跟拍这个群体,有一些新的素材。很多网友在问,这些人今天过得怎么样了。所以我想通过大银幕把他们最近几年的情况呈现出来。”何苦向记者谈起拍摄电影版的初衷。

问及拍电影版《最后的棒棒》花了多少钱,何苦回答:“拍电影版花了两三万,很多人干完活后说不要钱了。两三万是基础成本的投入,比如别人加班我要买盒饭,给我画海报的三个人都没有钱,《最后的棒棒》启动资金只有1300元,到现在到底花了多少钱,我也没算过,很多东西都是无价的,我欠的人情一辈子都还不完,没有办法用钱来衡量的。”

何苦笑称自己是没有文化的人,“我高中没毕业,没上过大学,但在电视行业里从业时间不短,如何用镜头语言来表达,我有了一定的基础,但纪录片我从来没拍过,我也不愿意去看别人的作品,怕束缚了我的手脚,我的片子没有套路的,完全是不一样的表现形式。”

谈拍摄

没人提意见 完全跟着自己的感觉走

电影《最后的棒棒》将镜头对准距重庆解放碑300米的自力巷,老黄、何南、老甘、老杭等几位棒棒生活在这里,电影真实展现了他们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相较之前长达13集的原版纪录片,电影版《最后的棒棒》将内容浓缩至90多分钟,还加入了不少几位棒棒近年的生活情况。何苦透露,“电影版强调的是改变,这些人在走向晚年生活的时候如何适应这个时代,最后他们有什么结果。”

拍摄《最后的棒棒》何苦完全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没有任何老师教过我,指点过我,我自己凭着感觉,把自己放在观众的位置去打量自己的作品。”《最后的棒棒》拍摄很顺利,“没有任何人给我提出半点修改意见,纪录片要尊重真实,我不能把白的说成黑的。”何苦直言。

拍摄的时候,几位棒棒是否有顾虑,担心自己的生活曝光在大众下给自己带来不良影响?何苦表示:“他们没有顾虑,开始拍摄的时候我跟他们说,在拍我,跟他们没多大关系,逐渐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电影中,何苦和几位棒棒同甘共苦,甚至想办法帮他们解决生活的难题,何苦感慨,其实自己为他们做得很少,“老黄病了,有观众给他捐款,他的女儿不同意,说我有能力照顾爸爸,她说我们不是卖惨,博得社会同情。他们的生活朝自己的轨迹发展。到现在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就像亲戚一样。”

谈票房

没有票房压力 电影好观众会买票

电影17日正式公映,截至记者截稿时,上映首日排片占比为0.2%,预售总票房为17.6万。这些数字在业内看来并不理想,但何苦表示,自己并没有票房压力,“因为我不欠账,我基本生活没问题,我们已经习惯了粗茶淡饭,我们不是为了改善生活才做这么一件事情。我没有票房的压力,卖多卖少我都不会很开心或者难受,没有卖到什么钱,我依然按照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大不了我辛苦一点,但不会影响我创作的热情。电影由市场决定的,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电影好看他们会买票的,让市场来回答,我自己不会对票房做任何的预期。”

关于将来,何苦表示,会继续拍棒棒们的生活,“我一直没停,下一步四川可能是主要拍摄地,因为选的几个棒棒都是四川人。”除了拍摄棒棒,何苦也有拍其他题材的打算,但无论拍什么,他的创作初衷不会改变:“我不会拍令人绝望的作品,一定是要做快乐的作品,我绝对不会做让人消极的作品。老黄都那样了还坚强地打拼,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放弃呢。”

成都商报记者 张世豪

原标题:电影《最后的棒棒》今日上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