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刘国运:专注学校周边健身房

实习生 潘婷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晨赫

刘国运是在健身房给人上课的时候冒出了创业的想法:为什么我不能在学校旁边也开一家健身房呢?

作为安庆师范大学2010级体育教育专业学生的刘国运,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做过不少兼职:考研代理、发传单、家电促销等等,他都做过。大一暑假,体能素质出色的刘国运辗转来到上海一家健身房兼职,身兼销售、教练的他,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像海绵一样学习着。看着上海健身中心里崭新的器材和井井有序的管理体系,他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那是2011年,全民健身的口号尚未响亮,距离安庆师范大学最近的健身房也在市中心。去一趟健身房锻炼,来回车费与时间成本对普通学生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办健身房的念头一起,刘国运就有些兴奋地“压”不住自己。兼职一结束,他就立马回到学校,和师兄王永雷一道开始筹备。对刘国运来说,有想法不难,难的是如何筹备创业初始资金。“创业每个阶段都有最困难的时候,一开始最难的就是没钱。”刘国运拿出了平时的积蓄,又向周围的亲戚朋友借了些钱,东凑西凑,总算把14万场地费和一年租金的口子填上了。

解决完资金问题,刘国运并没有松口气。如何货比三家买到质优价廉的器械?如何在装修设计上迎合大学生的口味?如何让用户信赖一个学生开的健身房?诸如此类的问题没人能给他们答案,只能自己学着解决。

“天刚亮就起来去市场买装修材料,然后满身泥灰在健身房装修、监工,晚上忙完还得在网上找资料自学如何管理如何统筹。”刘国运还记得那时候为了买到合适的器材,他们通过卖健身器材的代理员联系到生产厂家,再跟生产商“讨价还价”,直到价格降到最低才决定购买。“说累当然累,但内心很满足。”

一个月后,奥创健身如期开业。几年后,他们从学校旁边的第一家店辐射拓展到了四个省市的高校。规模扩大了,但刘国运仍坚持只做学生的健身房。

在他看来,以学生为目标人群的健身房,在商务、休闲上的功能会少一些,更强调学习的功能,同时是以结果为导向的,例如希望花了钱,能够学会跳舞或者是成功减肥。“就像大学开专业课一样,什么都学反而什么都学不会。”所以,在刘国运的健身房里,一卡通的数量远不及健身专项卡。

奥创健身伴着刘国运从大学到了毕业。刘国运也面临很多新挑战。“健身房刚开始以做起来为主,在很多硬件上都比较粗糙,后来也是逐渐完善。除了硬件上的提升,目前更专注的是提高软件上的能力。以前服务团队更多的是学生兼职,流动性也大,现在一个店里有二三十人,大部分都是全职专业的教练。现在也在探索怎么用大数据将用户连结起来,增加用户粘性。”

几年里,刘国运感受到了创业大环境的变化:开店的效率比以前提升了许多,各种手续的审核、办理过程也比较简单了,不像以前办个营业执照,要跑很多地方,花不少时间。

他身边创业的年轻人更多了。“以前和我相同专业的同学更多选择去做教练,现在很多毕业了也会考虑开自己的工作室或者健身房。”他坦言,一个项目有人尝到甜头,做的人也就多了,竞争自然随之而来。“生活无处不创业嘛,在社会上创业,就是要脚踏实地地去做,才能走得更稳、更踏实。”

经济部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